01.jpg
01.jpg
0.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徐州 > 正文
从革命战士到红色宣讲员
——记云龙区骆驼山街道老党员袁放成
2019-08-23 09:30:00  来源:徐州日报  

  初次见到袁放成老人,他正在骆驼山街道阳光社区参加支部学习,只见他时而侧耳倾听,时而在笔记本上不停地记,恬静而淡然。如今,离休的他仍一心向党,积极宣讲革命故事、传承革命精神。随着浑厚而低沉的嗓音,记者仿佛跟随他回到了那段烽火硝烟的年代。

  巧遇部队,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

  袁放成老人回忆,1947年底,16岁的他跟随师傅走街串户给人理发。有一天,他们到了周口正好遇到行军中的解放军。快到傍晚时,师傅见几个学徒没有跟他回去的意愿,便留了三把刀给他们,自己先回去了。到了晚上,部队突然有了紧急任务,要行军了,袁放成也就跟着部队走了。

  过了两天,几个熟络的士兵对袁放成说:“你别光理发啊,跟着下部队打仗多好!”于是他没来得及跟家里人和师傅打声招呼,就成了一名解放军战士,随着部队南征北战。1951年下半年,他给家里写了封信,信里面附了一张一寸的照片,同时写上了他的大名和小名,这才让家里人吃了定心丸。

  回想当时入伍的情形,袁放成老人动情地说:“一切仿佛都是命中注定,我注定就是一名战士,整个解放战争的过程中,我脑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好好打仗,打完仗回家种地。”说到这里,老人发出爽朗的笑声。

  火线入党,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淮海战役期间,袁放成写了入党申请书,提出火线入党,组织并没有立即回复他。直到上海解放后,部队才召开支部大会,讨论他的入党问题。袁放成回忆说,那期间经历的几次比较重要的战斗,是对他实战中的考验。

  一次是渡江战役中夺取蚌埠码头的战斗,战斗打了一夜,十分胶着,眼看着天就要亮了,可是敌人的封锁还没突破。作为班长的他内心无比焦急,面对敌人疯狂的机枪扫射,他心一横抱着冲锋枪直接从地上滚了过去,扔出一个手榴弹,敌人的碉堡被炸掉了,接着大部队就冲了上来。

  还有一次边走边打,白天部队行军六七十里路,距离目的地还剩一百三十多里,加上天黑,着实困难。在给班上的战士鼓舞士气时,袁放成告诉大家说:“我们是突击队,是红旗班,大家一定要咬紧牙关坚持到底。”那次艰苦的急行军中,他带的班无一人掉队。

  解放上海后,支部大会上所有党员都同意他入党,大家都说他战斗时勇敢,行军中不怕困难,是带着伤也要爬起来战斗的好战士。自此,这位对党忠诚,不怕牺牲和流血的“好班长”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战场归来,成为一名红色宣传员

  战场上的九死一生,给袁放成留下了不少回忆和伤疤。

  抗美援朝的一天,美国飞机丢的一个汽油炸弹,落在了离袁放成驾驶的坦克十米左右的地方。为了将坦克开出火场,他快速跳进车里,一手操作车内的灭火器,一手去开车,艰难地将车开出了100米远。当战友将火扑灭,把他从车内解救出来的时候,他双手肿得像馒头,无法动弹。

  在他被烫伤的第四天,秋季反击战打响,连长和指导员还担心他的手能否开车,他拍着胸脯说:“轻伤不下线,重伤不叫苦,我能行!”就这样,卫生员给他多包了几层纱布就上前线了。战斗结束后,他的双手血肉模糊,纱布全染红了,后来断断续续又恢复了一个多月才痊愈。

  1979年从部队转业后,袁放成到徐州技师学院工作,在给学生上课的过程中,就给学生讲红色革命故事。1991年离休后,袁放成多年如一日,参加社区活动,充当红色记忆宣传员。每逢学生放寒暑假,袁放成总是积极为辖区中小学生举办革命传统教育讲座。社区开展义务劳动或者党员志愿服务活动时,他也积极参加。有居民开玩笑地问他社区给他发多少工资?袁放成总是说:“我现在生活很好,已经很知足了,就想着尽我的能力,为社区做些事情。”(全媒体记者 范海杰 通讯员 祖三轩 陈苗)

责编:杨梦媛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