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3.jpg
未标题-1.jpg
未标题-1.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南通 > 海门 > 正文
核酸检验师丁翔宇——与可疑病毒一次次“近身博弈”
2022-03-30 14:38:00  来源:海门日报  

“核酸检测”是大家近期耳熟能详的四个字,但是这简单的四个字背后,却饱含着核酸检验师辛勤的汗水,每一个样本的处理和提取,都是检测人员与新冠病毒一次次的“近身博弈”。

海门区人民医院9号楼底楼东侧,有处鲜为人知的地方,那就是“PCR实验室”。2020年7月,实验室通过省里验收后,在全区率先投入使用,目前承担着全区6成以上的检测工作量。从验收通过之日起,每天送往实验室的样本多达上千份,忙碌时,达到近万份。“PCR实验室”里的每一名检验师都如同行走在“刀尖”上的防疫尖兵。

流汗不能擦

3月23日早上9点,记者见到核酸检验师丁翔宇时,他刚结束了一批样本的检测工作。他脱去防护服,拖着疲惫的身子跟记者打了招呼。“我早上六点时接到电话,说有一批启东来的样本需要紧急检测,因此很早就过来了。”他笑着说。

随即,他介绍起自己每天的工作。戴好N95口罩和护目镜,穿上防护服、隔离衣,套上医用乳胶手套和靴套,经过重重“关卡”,进入“PCR实验室”,新一天的检测工作就开始了。核酸检测不同于其他检验项目,从标本的接收经过灭活到核酸提取、扩增,再到检测分析、出报告,每分每秒,检验师们都在不停地工作,不仅注意力要高度集中,还要时刻防范被感染的风险。虽然不是直接和患者接触,但是工作人员要和高浓度的病毒标本及提取的病毒核酸近距离接触,风险程度丝毫不亚于一线医护人员。

疫情紧张时期,丁翔宇穿着厚厚的防护服、隔离衣进入实验室。“核酸检测整个过程中,需要大量的手工操作,汗水流下来时特别难受,为了保证安全,操作时不能用手随便触摸护目镜,所以,再难受也只能忍着。”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他的秘诀就是减少进食、少喝水,这样可以不用上厕所,既节省防疫物资,也节省了时间,等到一天的工作结束,穿在内层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湿。

兼顾两头无怨无悔

1992年出生的丁翔宇,已是实验室的“老人”了,自2015年参加工作以来,6年多的检验工作经历让他成了实验室成立后的首批检验员。

目前整个“PCR实验室”共有检验员34名,基本以80后、90后为主,承担着全区核酸样本检验工作的大头。如果不是紧急情况,每天早上8点,丁翔宇和同事们会准时来到实验室,开始一天的检验工作。“一般是上午进去一次,至少要待3个小时,尤其是这段时间,样本数量激增,往往都要待上四五个小时以上,最长时达8个小时。”丁翔宇说。

穿着厚实的防护服,在实验室里连续待上几个小时,需要有很强的毅力。“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加上人手不够,一般我每天都要来实验室一趟。”丁翔宇说,医院暂没有专职的核酸检测队伍,人员都是从各科室抽调来的,大家在完成数量庞大的检测任务同时,还得兼顾好原有科室的工作,虽然很苦很累,但大家都无怨无悔,干劲十足。从家到单位,再从单位到家,日复一日,自2020年年初疫情发生以后,这样的生活状态,丁翔宇已持续了近两年。

检验师不是“工具人”

不少人将医学检验工作归功于机器,认为依靠先进的检测设备就可以搞定各类复杂的检测工作,检验师只是个“工具人”。实际上,检验工作中检验师至关重要。在核酸检测过程中,拆袋、核对名单、上机核收、提取标本……在将标本送上检测仪器之前和之后,都有数道工序必须由检验师完成,过程既辛苦又费时间。“核酸检测是一份细致活儿。”丁翔宇介绍起核酸检测中的诸多步骤,如上机提取样本标本和手动加入核酸检测试剂,这两步需要精细、准确的操作,要求检验师给的剂量刚刚好,不能多也不能少,否则直接影响检验结果。“当一批样品送来后,由收样室的工作人员送进样品制备间,一区试剂准备间的检验师配置试剂,通过传递窗传入二区样品处理室。然后由二区的检验师加样提取病毒核酸,经过几十分钟的等待,将提取好的核酸传入三区核酸扩增间。最后由三区检验师上机进行检测,2个小时左右,就能查看检测结果,最后进行数据分析。”丁翔宇说。

整个核酸检测全程下来一般需要三四个小时。如果检测到可疑结果,检验人员还需要再次重复操作,进行复核,检测流程中的每个环节都容不得半点马虎。当记者问起,直面病毒你会害怕吗?丁翔宇笑了笑回答:“害怕谈不上,就是有点难受,因为穿着防护服很闷,也不透气,开始很不适应,后来慢慢就习惯了。”

隔离点里吃年夜饭

“在抗疫一线意味着被感染病毒的几率较高,在实验室内直面潜在的病毒,被感染的几率又被放大了,因此更需要细致和耐心。”对于三次外援异地抗疫的丁翔宇来说,无论是一线“作战”,还是幕后“辅助”,他都有深刻的体会。2021年10月,南京禄口机场发生疫情,丁翔宇接到命令的第二天就出发了,“本来我的战场是实验室,可转战南京时直接把我推到了第一线。”丁翔宇说。两个礼拜转瞬即逝,每天早出晚归,彻夜不歇。岂料返程当天接到新指令,直接转战扬州,又是一个多月,扬州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丁翔宇才踏上了返乡的大巴。“我的年夜饭是在隔离酒店吃的,还蛮特别的。”根据规定,外出支援回来的人员需要集中隔离14天。“我妈妈是名医生,去年退休了,也参加了抗疫,因此我现在做的就是传承妈妈医者仁心的抗疫精神。”

头顶星光,丁翔宇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走出医院大门已是深夜11点,疲惫的脸上,两腮绯红的勒痕清晰可见……

责编:海门文明办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