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3.jpg
未标题-1.jpg
0.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苏州 > 吴江 > 正文
吴江平望:邻居变房客 “空巢”变“暖巢”
隔壁房东涨价,90岁的他邀请了85岁的他
2022-06-22 14:03:00  来源:苏州市吴江区融媒体中心  

6月16日中午,平望司前街26号的老宅子里,徐明华正和亲戚杨鹏飞坐在客堂间里聊着天,门口摆着磨剪刀的家什,吴连官坐在门口,等候着生意上门。

徐明华今年90岁,吴连官小他5岁,独居的徐老伯是吴老伯的房东。自去年11月起,这对房东与房客已经一起共同居住了7个多月。

“就当陪陪我”

吴连官在平望镇上磨了20来年剪刀,镇上的人都认得他,走在大街上常被人认出来,热情地同他打招呼,他也很开心。吴连官的剪刀摊一开始摆在老菜场的杀鸡摊位边上,生意好的那几年光景,近点的梅堰,远点的黎里、盛泽、横扇,都有人找来。

“菜市场一搬,生意就差很多啰。”吴连官接连搬了好几个地方,七八年前,他租下徐明华隔壁的一间房子,搬到了司前街上,两人就相熟了。

徐明华年轻时是煤球厂的会计,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当木匠,住在平望,小儿子住在盛泽,老伴住大儿子家,平日里自己独自居住。

去年11月的一天,吴连官突然说自己想回老家上横村,不干了。徐明华细问之下,才知道吴老伯的房东要涨价,从130元一个月的房租一下涨了四倍,“我磨剪刀就赚个五块、八块的,实在吃不消呀,在这个镇上也没其他落脚处。”吴连官叹着气,打算收拾好行李就搬回村里。

“你住我这呀!反正我也是一个人,就当陪陪我。”徐明华想都没想,就对自己的老邻居发出了邀请,而且很爽快地表示,不收他一分钱房租,出点水电费就行。吴连官很感动,泪眼闪烁,“老哥哥是好人啊。”

老宅子是一楼一底,徐明华原本住楼上,楼下客堂间后面的一间收拾了下,就给了吴连官住。就这样,两人的关系从隔壁邻居,变成了房东与房客。

徐老伯险些丢了命

杨鹏飞的爱人是徐明华的堂妹,杨鹏飞喊徐明华“阿哥”。“要不是上个月20日不慎掉到河里,阿哥的身子骨好得很。”当天,听女儿讲后,他特地来看望这位年长自己5岁的哥哥。

说起来,那天下午4点多,徐明华原本是去河边杀鱼的,结果一个不小心一头栽到了河里,危急时刻,幸好在景区巡逻的保安孙师傅发现及时,与另一位热心市民一起将老人救上了岸。老人火速被家人送进医院检查。“还是头一回坐救护车去医院呢,医生检查完,除了腰部肋骨骨折,其他没啥大碍。”徐明华说。

在家人的坚持下,徐明华不再忙里忙外地张罗饭菜了,一日三餐由大孙女负责,每天鸡汤、排骨汤不断,给爷爷补身体。这一掉河里头后对身体影响不小,徐明华指着右侧腰间,说有时会隐隐作痛。

刚摔下河那阵,徐明华住到了楼下,吴连官住到楼上,平日起居吴连官也帮着照顾。大半个月以后,徐明华坚持搬回了楼上,“还是楼上好,楼上爽气。”他笑着说。

记者观察了下,通往二楼的楼梯其实非常陡。徐明华却不以为意,还自告奋勇走给记者看。

吴老伯的心酸往事

还没入伏,可天气已很闷热,正午的最高温达到了34摄氏度,跟记者聊天的半个上午,没见一个人上门来找吴连官磨剪刀。“昨天还做了十几个生意呢!”他担忧着天气,怕越来越热,顾客就不上门了。

街坊都说,吴连官是个苦命人。吴老伯年轻时是村里的农技员,种田养猪是把好手,生了两儿一女三个孩子,可家里却接二连三地出事。大儿子早年因大儿媳过世受了刺激,从此精神状况就出了问题,时常要发疯,接着小儿子因一场车祸撞坏了头,话都讲不清楚,为此小儿媳跟他离了婚。屋漏偏逢连夜雨,老伴又患了尿毒症,被病痛折磨了好几年,在77岁的时候离他而去。

有年年三十,老伴还在的时候,全家都在张罗着年夜饭,大儿子看到家里的狗被链条缠住了,嚷嚷为什么不解开,老伴随口回了一句“你自己不能解吗?”大儿子听后瞬间开始发病,到处摔东西、砸东西,吴连官冲上去想要护老伴,却被发狂的大儿子挥舞着椅子狠狠砸中了脸。

老父亲的脸上鲜血淋漓,那一晚的年夜饭谁也没吃成。

三个病号,吴连官觉得呆在家里头日子实在憋闷,62岁那年,他来到了镇上,凭着年轻时学会的手艺,做起了磨剪刀的小生意。一为散心,二为贴补家里。

讲述这些过往的时候,吴连官话语间仍有些激动,一双浑目饱含了生活的苦难。

生活给了吴连官苦,他却仍想给社会回报甜。“吴老伯搬来后,社区办便民服务活动邀请他,他总会欣然前来,给居民提供免费服务。”西塘社区副书记金惠芬说,“吴老伯很上心,磨得可仔细了,好多人排着队找他。”

“多亏你帮忙照顾”

门口水龙头下放着一盆四季豆,那是吴连官准备烧来做中饭吃的。他给记者看桌子上罩着的一碗酱烧茄子,“都是自家乡下地里头种的,好吃得很。”每次回家,他都会背一大袋蔬菜过来。

两人各自一个灶头,各烧各的。自打徐明华摔下河以后,家里人禁止他烧饭烧菜。不过,吴连官说,老徐有时还是会自己偷偷下厨,炒点自己爱吃的菜。

茶余饭后,吴连官不忙的时候,两位老人也聊天,但徐明华耳背,要提高音量重复好几遍,“我们俩聊天就像吵架。”吴连官笑着说。

徐明华的宅子因为建造年代久远,于2014年被列入苏州市第四批控制保护建筑,平望打造运河文化历史街区,徐宅也成了这条800多年历史的老街的景点之一。司前街那条百米长的石板路成了两位老人日常散步的地方,年轻的拉着年长的,一步一步慢慢踱着步,年长的觉得身体好,两人就多走几步,觉得身体不适,就少走点。

采访时,不时有街坊路过,探头看看两位老人家,问候说笑几声。

“他们两个人年纪都蛮大了,现在,两个人住楼上楼下,可以互相有个照应,生活上也可以互相解解闷,真的蛮好的。”金惠芬告诉记者,两位老人在生活上相互扶持的这份友情,很让人感动。

采访尾声,临近中午,杨鹏飞的女儿来接父亲,热情的两人将父女两人送出门,杨鹏飞的女儿一边叮嘱堂舅保重身体,一边感谢吴连官,“堂舅一个人住,多亏了你帮忙照顾啊。”

采访后记

一座老宅,两位老人,晚霞相伴。

一起唠嗑排解孤单,有困难相互帮衬……徐老伯和吴老伯虽然是房东与房客的关系,相处模式却更像互助养老。这样的模式,对有养老需求的老年人,尤其高龄独居、行动不便的特殊老年人群体,无疑是有参考意义的。

当然,作为社区养老的补充,互助养老更强调居民间的相互帮扶与慰藉。徐老伯的善意,吴老伯的回报,都使得这种互帮互助得以维持,也让两人的晚年生活不孤单。

同时,社区针对徐老伯和吴老伯这样的空巢、独居老人,也有一定的助老措施,如安排志愿者定期上门探望,为80周岁以上的老年人免费理发,提供家政等居家服务。

责编:吴江文明办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