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jpg
未标题-1.jpg
0.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盐城 > 亭湖 > 正文
“人心焐热了,一切都好办”
2022-03-31 10:47:00  来源:亭湖报  

3月22日,盐城市亭湖区公安分局社区民警卢俊良的手机上收到一条网格员发来的消息:“您好,我是社区网格员,多次上您家敲门,都无人开门,请问您还住在这里吗?”卢俊良给笔者看这条短信时,笑着说:“那个家现在是空的,我的‘家’在警务室,网格员在敲我家门的同时,我也在敲别人家的门。”

派出所社区民警是分布最广的公安“细胞”,承担着繁重、琐碎的警务工作。疫情当前,全区广大社区民警昼夜奋战在疫情防控的第一线,他们用坚守编织了牢固的疫情防护网。

“有事找我,直接打我电话就好”

秦海勇是东城派出所社区一中队中队长,所在辖区是东亭湖街道新民社区,该社区的人口占东亭湖街道的三分之一,有七所学校。秦海勇说:“我现在凌晨2点以前不可能睡觉,就算是不值班的日子,也几乎看不到儿子,天一亮我就得出去,第二天凌晨才能回家,只能看看熟睡中的儿子。”

“和老婆结婚十几年了,老婆知道家里的事指望不上我。儿子九岁了,我一次也没送过他上学。”秦海勇道出了多少警察家庭背后的辛苦,“但是我这个爸爸可不是‘空设’,我在家地位还是很高的,老婆经常教育儿子,‘爸爸工作已经很累了,我们不能再让他操心了’。所以反而我偶尔在家的时候,儿子表现会特别好。”

力拓倾城小区有一户一家三口从外地回盐,父母带着五岁的孩子被隔离在丽东宾馆,孩子的很多生活用品还在家中。这对夫妻没有办法,他们想起了熟悉的社区民警秦海勇,于是打电话让秦海勇帮忙去他家拿取孩子的生活用品。在他们全家隔离期间,秦海勇前后一共帮他们送过三次衣物。期间,秦海勇担心小孩隔离在宾馆,没东西玩会闹,就让自己儿子收拾出一些玩具,给这家人送了过去。

疫情期间,辖区内的娱乐经营场所都按规定关停了。3月16日夜里,秦海勇接到一个举报电话,社区里有一个台球室仍有不少人在深夜聚众打台球。

秦海勇立即赶到现场,发现台球室大门反锁,外面几乎看不到灯光,“看样子他们知道可能被查,故意关起门在里面玩。”秦海勇说,敲了半天门,才有人开门,昏暗的灯光下,门窗紧闭的台球室里聚集了十几个人,而且都没戴口罩。秦海勇当场对聚集人员进行了批评教育,责令老板立即关停了台球室。

“反正我一个人,就多值点班吧”

卢俊良今年32岁,是五星派出所社区警务队二中队副中队长。妻子在响水县某中学教书,夫妻俩常年两地分居。“市区的家只有老婆孩子来了,我们才去住。平时我一个人就住在警务室,工作值班都方便。”卢俊良说。

特别是现在疫情期间,卢俊良和千千万万一线的派出所民警一样,忙得“飞起”。卢俊良的辖区——万户新村,老小区,人员多。“每当紧急数据要核查时,找人是个‘大工程’”。卢俊良说,“我家在城南,一来一回的时间就要耽误好多工作,这几个月根本就没回去过。”

“同事们都非常辛苦,又不是我一个。”这是整个采访过程中,卢俊良一直重复的一句话。卢俊良的妻子非常体谅丈夫,疫情期间,她知道卢俊良很忙,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带宝宝来市里小住了。但是前几天妻子的一个电话还是吓到了他,18个月的女儿患上了轮状病毒。妻子本来不想告诉他,怕他担心,但孩子越来越严重,妻子没办法,才将女儿的情况告诉了他。他让妻子赶紧带女儿来市区的医院治疗,女儿住院期间,卢俊良也没空去照看,只能视频了解女儿的情况。好在孩子一天天好起来了。卢俊良说:“女儿是我的软肋,看着视频里因为生病蔫蔫的她,以前调皮捣蛋的影子一点都没有了,当时我的心都跟着揪起来了。”

“现在是社区百姓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当然不能离开‘阵地’。等疫情好转,我一定会抽空好好陪陪家人。”卢俊良饱含深情地说。

“把人心焐热了,才好解决问题”

38岁的乔建磊是五星派出所社区警务队三中队民警,外表看起来是个粗糙的大汉,但他其实心思非常细腻,在严格的疫情防控工作中总是带着温情去处理社区百姓的问题。

乔建磊的辖区里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奶奶和五十多岁的女儿,母女俩靠开一个小小的棋牌室相依为命,但是疫情期间,棋牌室是绝不能营业的。乔建磊多次上门想找老奶奶沟通,可老奶奶连门都不开。“其实我们平时很熟悉,但是我要关她们的棋牌室时,她们就耍起了情绪,平时的‘老熟人’瞬间成了‘仇人’。”乔建磊说。

乔建磊说,他的辖区苑北社区是市区最早的老旧小区之一,“这里所有老旧社区存在的问题它都有,因为居民年龄偏老龄化,所以这种老旧小区里的小棋牌室也特别多。疫情期间,大部分的经营者,在我们上门做工作后就立刻关停了。但像这对母女的这个小棋牌室是她们唯一的生计,要和她们沟通关停就非常困难。”

其实乔建磊可以根据规定立刻强制关停这个小小的棋牌室,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而是从这对母女的生计考虑,帮她们想办法,去社区帮她们申请办理困难补助。他还找到母女俩的一个从事社区工作的亲戚,“让亲人去劝说,用这种方式更柔和,她们更容易听得进去。”当母女俩得知乔建磊为她们的事这么费心,还帮她们申请了困难补助经费,她们俩终于给乔建磊开了门,关停了棋牌室。

乔建磊说:“派出所的民警就像社区居民的邻居,他们有什么烦心事平时都喜欢找我聊聊,让我出出主意。我不能冷冰冰地对待他们,得把人心焐热了,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

疫情防控工作,时间紧、任务重,冲在一线的社区民警们没日没夜对辖区内公共娱乐场所进行摸排梳理,对外来人员一遍遍核查信息。他们不停地奔走在辖区的各个角落,一天也不敢休息,生怕一些人员情况掌握得还不够彻底,“隐藏”在居民楼里的棋牌室还未被发现……他们用责任与担当筑起人民群众的安全屏障。(潘霖 倪静)

责编:乐剑浒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